<progress id="ytefh"><code id="ytefh"></code></progress>

<span id="ytefh"><blockquote id="ytefh"></blockquote></span>
  1. <span id="ytefh"></span>
    <optgroup id="ytefh"></optgroup>
      <optgroup id="ytef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默認冷灰
        24號文字
  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  第七十四章,要開始了

        作者:上善又水字數:2395更新時間:2020-10-13 22:58:21
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……這些事都過去了,你也已經重新湊齊了布陣所需的東西,喚醒姚林熙的前世你就可以知道他心里有沒有你了,而我留著也沒什么用,不然我就先回去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問橙終是忍住了,沒再對貞錦繡有過多的同情,拽著劍心的衣服慢慢長藝術館外面退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等等!我有讓你離開嗎?我需要你的青銅劍做陣引!”

            貞錦繡察覺問橙的意圖是要離開,馬上從地上站起來,跑過去拽住問橙的胳膊防止她逃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姐!你們三個千年前是個圈,跟我家青銅劍沒關系啊,我再在這待下去,我就會成為你陣法中的一個了,這種逆天的東西用腳丫子想也知道是會折壽的!我還不至于會蠢到不要命!”

            問橙說著想拽下頭上的假發扔給貞錦繡全身而退,但這頂假發就像長在自己頭上一樣,怎么拽也拽不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還想逃嗎?是她選擇了你!跟我走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貞錦繡看到問橙撕扯頭發無果,笑的異常滲人就差仰天長嘯,大喊一聲‘天助我也’了,直接當著劍心的面將問橙拽進了展廳內。

            問橙扒著門框做著最后的掙扎,連劍心都不幫問橙,他已經將姚林熙拖進了展廳內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沒必要掙扎,你又不會有生命危險,全當在這里看看西洋景了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劍心扔下姚林熙掰開問橙扒在門框上的手,親自牽著問橙的手走進展廳內。

            展廳內的一切都被白布遮蓋著,并沒有出現特別恐怖的事情,問橙下意識抬腳防止自己踩到地上鋪設的紅線絆倒,很快她就發現原本鋪設在地上的紅線已經被撤掉,紅線存在過的凹槽中此時雖是紅色,卻是暗紅色,結合著屋內隱約傳來的水聲問橙調侃似的說了一句:

            “以你變態的惡趣味,這凹槽里不會是血吧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抬著姚林熙放上中間平臺的貞錦繡聽到問橙的話,嘴角帶有一絲笑意,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并未說什么,伸手拽下姚林熙所躺平臺左邊的白布。

            隨著白布落下,問橙瞪大了雙眼,被白布遮蓋的后面是一副血淋淋的山水畫,那是問橙沒見過的畫中景,她形容不出畫的意境,畫框中不斷有血滴落,云彩山石也都自帶血痕,卻一點也不影響山水間的波瀾壯闊,盯久了還有種身臨其境俯視亂葬崗的蕭涼感。

            畫前的玻璃柜中跪著個恐怖到露骨的人,他的頭微微低垂,一縷不屬于他的長發固定著他的頭,那造型有種頭懸梁的感覺,當問橙看清左輝臉的那一刻,視線稍微往下又走了一點,再也忍不住胃里的翻騰就地吐了起來,她已經恨不得連隔夜飯也一并吐出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左輝肚子上被開了個洞,隱約間能看出他的肋骨少了一截,自己還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腸胃在蠕動,他身上僅剩的皮膚上被無數細小的針孔刺出了四句話:

            拔君之骨暈染乾坤

            烈色輕調怒潑華服

            拂君之面素描山河

            青絲繞針佻繡嶙峋

            問橙結合他身后的拼裝山水畫,已經知道這畫是怎么出來的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有多恨左輝?為什么要這么對他?他還活著!你……你不會是操縱著單諺的身體完成這一切的吧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問橙努力忍住反胃,用手背擦擦嘴角,剛想和貞錦繡講道理,勸她送左輝去醫院;剛開口勸她問橙就發現了平臺旁的地上,側臥著衣服上沾滿血痕昏迷不醒的單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,我雖然沒有固定的形體,但也知道人的手隔著脂肪皮膚,是最粗枝大葉不好控制的,這種創傷會傷到左輝的血管,萬一他失血休克了,報復他的快感就會減少很多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惡心到我了,那你是……是用的單幸好的魂魄?”

            問橙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,也沒覺得難用,但一聯想起貞錦繡說的那畫面,又瞥見了左輝的傷口,剛開口胃里的酸水上翻又蹲在地上吐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魂魄也不行,手上沒感覺,最適合的工具是魔魂,他們天生嗜血,對危險有敏銳的洞察力,最會虐待曾經是食物的人了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貞錦繡正說著,談星的身體突然抽搐提下,談星像被抽了骨頭一樣軟綿綿的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貞……貞錦繡?談星?”

            問橙擦擦嘴,喊著她們的名字慢慢靠了過去,她以為談星自我意識覺醒,反抗貞錦繡成功,把貞錦繡逼退出她的身體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等離近了,剛要用手去觸摸談星臉的時候,自己肩膀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手,嚇的問橙待在原地不敢亂動,連扭頭都不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莫問橙!你終于來救我們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聽到身后傳來御幼威的聲音,安心了不少,伸手拍掉御幼威的手,抬手轉身又在御幼威腦門上補了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差點讓你個戀童癖嚇死我!你吃飽了撐的從背后襲擊我干嘛!就算單諺阻攔你去找小蘿莉們,你也不能把他坑成那樣吧,是死是活也不知道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問橙剛放松戒備,正準備向單諺那邊走過去,檢查他的死活,突然發現劍心看御幼威的眼神有問題,似乎是在不斷給自己暗示。

            貞錦繡剛才那句‘最合適的工具是魔魂’瞬間涌入問橙的腦海中,問橙立刻退后數步遠離御劍心。

            也因為問橙的反應太過激烈,造成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,讓整個展廳內的白布全部被拽開,整個展廳內的五個展區初,契,瘋,分,等全部被暴露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反應好快啊,這么容易就猜到是我了?你既然把這些遮掩全部揭掉了,那咱們就不賣關子等吉時了,直接開始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貞錦繡用御幼威的臉得意的笑著,走上五個展區交錯的中間點上,伸手拽下了最后一塊白布。

            兩個新娘造型的談星蠟像暴露在問橙眼前,這兩尊蠟像比上次露面多了更多的細節,她們腳下擺滿了各式發軸,就像在她們腳下搭了個柴堆一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為了準備這一切,我用了十年之久,就缺青銅劍上這把火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貞錦繡說著拿起劍心手中的青銅劍,用御幼威的身體向著劍尖走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  在线三级片_三级片日本_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_男同gv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