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ytefh"><code id="ytefh"></code></progress>

<span id="ytefh"><blockquote id="ytefh"></blockquote></span>
  1. <span id="ytefh"></span>
    <optgroup id="ytefh"></optgroup>
      <optgroup id="ytefh"></optgroup>
      1. 默認冷灰
        24號文字
  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  第四十六章 采訪您一下

        作者:義薄云天小關羽字數:3057更新時間:2020-10-13 22:58:33
            次日一早,高府上下鑼鼓喧天,鞭炮齊鳴。全莊上百口人盡數聚集于此,場面可謂熱鬧。

            喜慶的嗩吶聲奏響,在侍女的攙扶下,一身紅袍的張玉初和頭蓋紅布的高玉蘭被請了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吉時已到~”
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和高老太太端坐于堂前,看著一對新人,老兩口臉上都是樂開了花,顯然是極為滿意。此時唱誦的禮官吆喝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一拜天地~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二拜高堂~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夫妻對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"唰!"一陣狂風突如其來,卷入高府廳堂,直吹得桌椅散架,碟碗亂飛。
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被吹得睜不開眼,忙道:“這是哪兒來的惡風???”

            便在這時,屋外的天空突然黑了下來,漫天翻滾的黑云占據了半片天空,在此邪風肆虐中,一個聲音高聲叫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老丈人!今天怎有如此興致辦這場荒唐事???俺老豬可還沒死呢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媽呀!妖怪啊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圍觀的村民無不大駭,爭先恐后的往外逃。便是府上的下人也都跑的一干二凈,偌大的高府轉眼空曠了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在一團黑色的旋風中,豬剛鬣現出了身形。

            高玉蘭聽聞他的聲音腳步一晃,險些跌倒,而高老太太更是直接昏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沒死?”高太公雙腿打戰,一張老臉轉眼間血色全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你好像很失望???”
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臉上艱難的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哪、哪里話?你可是我的女婿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豬剛鬣眉頭一挑,指向與高玉蘭站在一起的張玉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哦?那這個小白臉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眼睛急轉,幾乎是瞬間他就開口了。一張臉上神色忽然一變,伸出食指,怒目指向張玉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他!是他逼迫我將玉蘭嫁給他的,你別看他長得斯斯文文的,他、他是個賊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面對如此毫無根據的誣陷,張玉初臉上卻沒有露出什么驚訝和憤恨。只是冷冷的看著他,像看一個死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既是這樣,丈人你看此人該如何處置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一擺手,語氣豁達?!皻?!快殺了這賊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豬剛鬣一聲狠笑,滿含深意的眼神讓高太公心頭一顫,但見豬剛鬣肥碩的身形一轉,一股黑風頓時騰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也罷,既已棄了前程,今日就用你這小白臉破殺戒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黑風去勢極快,仿佛攜帶著千鈞之勢,直奔張玉初撲去。

            且不論這一擊有怎樣的法術效果,單說就憑豬剛鬣那接近四百斤的噸位,在重力加速度的沖擊動能之下,莫說是血肉之軀的張玉初,便是一堵高墻,也非得被他沖垮不可!

            然而面對這來勢洶涌的一擊,張玉初卻不閃不避。就在快要被撞上的前一刻,一個雄渾的聲音突然在四周同時響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——大威天龍——”

            一道金光從天而降,仿佛一面鋒利的閘刀,在間不容發之際,極為精巧的插進二者中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    一聲巨響,野蠻的沖撞之力頓時被由仙人級法力構成的金光屏障盡數封殺。豬剛鬣只覺得像是撞在了一座大山上,差點磕成了腦震蕩。

            不知何時,挺拔的威容已經佇立在半空,法海的聲音在人們的頭頂再度響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你到底還是現身了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看到法海的一瞬間,豬剛鬣轉頭要逃跑。但剛一轉身,卻發現已經被孫悟空和張三封住了退路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??!你們是假裝離去誘我上鉤?”豬剛鬣怒目相視,手中一動,登時現出了一只鐵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……只怪你這呆子色心不改,若非你凡心不死,如何能中了我師父的圈套兒?”孫悟空說。

            此刻心中最震撼的就是高太公了,這連翻的轉折直接把他驚的五迷三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就在剛才還以為法海是哄騙邀功的無恥之徒,現在看來當真高人是也!

            “長老!恩公!快快作法除了這妖怪吧!”高太公跪服在地上,不住的對法??念^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施主放心,我會收拾他的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法海說完隨即看向下方戒備中的豬剛鬣,道:“若不給你個教訓,想來你也不會心服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豬剛鬣臉上一動,仰天怒道:“哼!讓我服你?憑你們人多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法海冷笑,道:“你放心,他們不會出手,你有什么能耐都沖我來就是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豬剛鬣聞言大喜,擎起鐵鈀沖天而起。

            法海注視著他逆沖而上的身形,洞察之眼隨即發動。

            目標:豬剛鬣

            修為:太乙四重

            能力:天罡三十六變

            武器:上寶遜金鈀(神冰鐵鍛造,輔以陰陽,開以五行,鋒銳堅固,山石不能阻,金鐵不得觸。)

            “老和尚看鈀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哼!也罷,就讓你心服口服?!泵鎸χF鈀當頭打來,也不見法海有什么大動作,只是伸出了右手,抓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狂妄!”豬剛鬣一聲怒吼,釘鈀全力揮下,但下一刻發生的事卻讓他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    只見那一只平平無奇的手掌,輕松的抓住了釘鈀的齒刃,就像抓住從樹上掉落的樹枝一般輕松隨意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只見那手掌輕輕一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一根齒刃應聲而斷,緊接著又是兩聲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啪!啪!”

            在豬剛鬣一臉驚恐的注視下,法海一根一根的將九齒釘鈀掰成了六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狠么?”法海輕聲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豬剛鬣訥訥的正要說什么,猛然間卻感到胸口一陣劇痛,是老和尚一腳正踹在他胸口。

            一陣塵土飛揚,高府庭院的磚地被豬剛鬣肥碩的身軀砸的稀巴爛。

            法海落回地面,來到他面前,孫悟空和張三也湊了上來。猴子拔下一根猴毛變出繩索,將豬剛鬣五花大綁。

            眼見妖怪受縛,高太公三步并作兩步的跑了過來,撲通一下跪在地上,磕頭如搗蒜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長老真是活佛,活佛??!”

            法海將他攙了起來,高太公一指被繩子捆的嚴實的豬剛鬣,對法海諫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妖怪無惡不作,還請長老大發慈悲,為天下蒼生計,除了他罷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老匹夫!你當真如此無情?”豬剛鬣怒視著他吼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法海搖了搖頭,微笑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施主言重了,他雖是做了些錯事,但罪不至死吧?不過就是一場婚事么,我教他寫個退親文書與你,也就是了?!?br />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聞言面上一急,不禁站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妖怪壞我女兒的清白事小,可長老莫非忘了?數月前一位道長就是死在了他的手里,這妖怪有此殺人的罪孽,不可不除??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老匹夫,你……”豬剛鬣怒吼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時女扮男裝的張玉初走了過來,不知何時他手中多了一把劍,將劍抽出劍鞘,扔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的那位道長,可是這把劍的主人?”張玉初問。

            高太公一愣,隨即拾起寶劍,劍尖之上早已干涸的血跡顯得斑駁而礙眼。

            兩滴渾濁的眼淚從他蒼老的臉頰落下,高太公一臉悲嗆的說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這把劍正是那位道長除魔未竟的見證,還請長老切莫心軟,除了這妖怪,為他報仇??!”

            聽他說的如此慷慨激昂,義正言辭,法海不禁有些疑惑的雙手抱胸,對他問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唉我采訪您一下……您當時殺人的時候,也是這么激動么?”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  在线三级片_三级片日本_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_男同gv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